曾夫人论坛内部四肖732727 
歡迎來到上海協力知識産權網!
為國産電影買份“保險”——三個方面帶你了解美國“完片擔保”制度
2019-08-06 11:14:00
燃爆今夏的電影,無疑是上映僅僅1小時29分就突破1億大關,創動畫電影最快破億新紀錄,實時票房位居同期電影第一的《哪吒之魔童降世》!甚至在上映第五天就超過了2015年現象級的動畫電影《大聖歸來》開創的票房記錄。
 
 


(圖片@西遊記之大聖歸來微博)

 

然而在這些醒目成績的背後,卻是導演餃子及其制作團隊整整五年的艱辛。事實上,《大聖歸來》、《大魚海棠》、《白蛇:緣起》等這一系列成功的中國原創動畫電影背後,都是制作團隊近5年、甚至是10年的辛勞成果。令人心酸的是,更有一衆以《魁拔》為代表的優秀作品或是中道崩殂,或是胎死腹中。

 

相較于好萊塢和迪士尼幾乎一年一部的大制作電影,我們不禁反思,究竟是什麼阻礙了中國動畫電影,或是中小制作的電影走向大銀幕?除了技術和人才問題,其中很重要的原因之一就是“資金難”。“哪吒”的導演餃子也提到,“以前國産動畫的生存王道是把制作成本壓縮在政府補貼之下,所以創作者會一股腦的挖空心思降低成本。”[1]

 

而對于美國的電影制作人來說,他們已經形成了成熟的電影資本運作和風險控制體系。而對于投資人和制片人來說,電影制作過程中的最大風險——“完片風險”,也通過“完片擔保”這一擔保模式進行了全方位的保障。

 

接下來,小編将從“什麼是完片擔保”、“完片擔保的實例”、“中國的實踐機遇與挑戰”三個方面帶你快速了解“完片擔保”制度。

 

 

一、什麼是完片擔保

 

 

完片擔保(Completion Guarantees/Completion Bonds)是指由專業的完片擔保公司提供的一種電影完工擔保。通常用于獨立投資的電影制作中,由電影制作方購買完片險,根據與投資方雙方确定的劇本、演員和制片預算,按時完成并送交發行方。[2]

 

這一“完片擔保”模式自上世紀50年代就在美國開始出現,最初是為一些個人或小型企業制片人提供完片保證以獲得融資。随後該模式獲得了廣泛的采納,已經在歐美等國家形成了成熟而完整的完片擔保運作體系。

 

目前在好萊塢體系下,主要的“完片擔保”的運作模式是以專業的影視保險公司為核心,包含制片商、發行商、銀行四方在内的運行模式(Completion Guarantee Financing,CGF)(見下圖)。

 
(1)制片商與國内外發行商談判并簽訂預售全部或者部分版權協議;
(2)制片商利用發行協議向銀行申請貸款,将發行商的購買保證金轉付銀行;
(3)制片商向保險公司提出完片保險申請;
(4)保險公司在風險審核通過後簽訂完片保險協議,并向貸款銀行承諾按要求交付影片給發行商;
(5)制片商在取得完片保險擔保後,銀行提供貸款并按照進度支付款項。[3]
 
 

二、兩則案例帶你了解完片擔保的本質

 

 

01

“速度與激情7”

 

 

2013年11月,《速度與激情》系列電影的第7部主演之一保羅·沃克突發意外身亡。而此時電影拍攝已近一半,是進是退似乎都會給制作方帶來巨大的經濟損失。然而在好萊塢,像《速度與激情》此種級别的電影必定會購買“完片擔保”業務。在“完片擔保”的保障之下,《速度與激情7》僅經曆了短暫的停工,就由其承保的Fireman公司承擔後續費用繼續拍攝,并最終順利成片,賺得缽盆滿盈,累計票房成功突破20億大關。[4]

 

這是一例通過“完片擔保”成功完成危局逆轉的案例典型,同樣也是精準體現了“完片擔保”價值的案例。即當影片制作過程中存在任何可能威脅到完片的風險時,由完片擔保公司會全面接手制片環節,完成影片拍攝和後期制作;倘若電影由于客觀原因實在無法完成,也由擔保公司對投資人索賠進行全額退款。

 

02

“滿城盡帶黃金甲”

 

 

由張藝謀導演、張偉平制片的《滿城盡帶黃金甲》一片,常常作為中國電影進行“完片擔保”的成功案例而為人津津樂道。在Cine Finance完片擔保公司的擔保下,該電影順利拿下渣打銀行的貸款。

 

但有學者卻認為該片中的“完片擔保”并不具有普适意義。一是從操作意義上來說,該片并不能夠滿足真正意義上的擔保條件。因為是制片方和導演的名氣足以打消了擔保人對于影片是否能夠完片的顧慮,而非是“完片擔保”協議中要求的保險内容;二是從融資層面來說,制片方的雄厚實力完全沒有能否完片的資金風險,“完片擔保”僅僅是錦上添花,而非雪中送碳。[5]

 

總結:從以上兩個案例來看,完片擔保性質上很接近于保險,用以保障影片的制作順利完成;但它又不同于普通的保險,它的核心在于對完片擔保公司對影片制作環節的實質管控,兼顧了片方、發行方和銀行的多方利益與風險。“嚴格地講,‘完片擔保’不隻是一個保險産品,更傾向于一種專業性的服務或業務。[6]

 

 

三、9012年中國的機遇與挑戰

 

 

(一)“完片擔保”模式移植障礙

 

關于“完片擔保”模式在中國的實踐,多數學者用“水土不服”“舉步維艱”“障礙”等詞彙來形容,可見對其在中國的移植前景并不看好。[7]筆者歸納了其中最常見的幾點“障礙”所在:

 

1.産業結構的專業化程度不足   

中國電影産業尚未形成制作流程和制作規則上的統一标準,沒有達到“完片擔保”模式能夠存活的專業化程度。

 

2.法律環境不完善

我國《著作權法》、《物權法》、《擔保法》雖然對于版權擔保都有所提及,但是針對的都是已經完片的版權作品。對于“預期版權”能否進行擔保融資尚沒有明确的法律規定。[8]

 

3.基本保險業務的缺失   

我國保險業對于電影的保險還處于較為基礎和底層的階段,并不包含因拍攝耽擱造成的成本保險,這與完片擔保之間存在斷層。

 

4.導演中心主義的存在

不同于歐美導演的權利僅限于影片的拍攝上,國内導演的權利和話語權遠在投資人之上,此時完片擔保所要求的監管約束很難适用。“很難想象完片擔保公司會派人在劇組裡監管導演張藝謀的工作。”[9]

 

5.嚴格的電影審查制度

我國電影的劇本審查和完片審查制度是在國内實行“完片擔保”最大的障礙,[10]能否獲得拍攝或放映許可将會給完片帶來很大的不确定性。

 

6.缺乏專業的完片擔保公司

完片擔保公司不能夠是普通的保險公司,還需要專業的電影制片背景,這樣才能夠在影片制作過程中勝任監管職責,以及在發生完片風險時全盤接手。

 

(二)我國電影市場的擔保融資機遇

 

雖然美國的完片擔保CFG模式暫無法在中國得到完整的實踐,但是我國電影的融資擔保也面臨着很多機遇,具有中國特色的完片模式正在逐步形成。

 

1.市場與政策的雙保險

據國家電影智庫組織發布的《中國電影産業指數(2019版)》成果顯示,從世界電影産業指數看,中國電影産業綜合實力提升較快,已經從世界電影産業的第三陣營升至第一陣營。[11]按照當前的預計,2020-2022年左右,中國電影票房或許将超過美國,位居世界第一,屆時中國電影産業規模分項指數也将穩居世界第一。[12]聲勢迅猛的産業發展背景為電影産業的融資擔保奠定了良好的市場基礎。

 

而在2017年3月,我國第一部《中華人民共和國電影産業促進法》正式出台。對電影拍攝标準化、鼓勵中外合拍電影、電影内容審查和發行标準透明化都起到一定的促進作用。近日,國家知識産權局召開的第三季度例行新聞發布會上,知識産權運用促進司副司長趙梅生也表示,将進一步推廣知識産權質押融資保證保險等險種,持續完善風險分擔機制。[13]體現出國家對于知識産權融資擔保的政策支持。

 

2.完片擔保中國模式的積極探索

(1)以發行商為核心的完片擔保模式[14]

不同于美國的以保險商為核心的完片擔保模式,在我國保險産業在電影融資方面的匮乏經驗和專業性缺失背景下,以發行商為核心的擔保模式更加符合我國的市場背景。我國的電影産業發行商在經濟實力、專業水平、以及風險控制等方面都比保險商更具實力。

 

(2)從專業資本到銀行資本的逐級轉型模式[15]

鑒于目前中國電影市場正處于發展階段,應當設計一個與中國電影産業發展相同步、由初級到高級的完片擔保體系。由早期的主要借助業内電影投資公司,到中期的投資門檻的降低招緻的多元外來資本為核心,再到最終的以商業銀行為核心的完片擔保模式。

 

(3)完片擔保++模式[16]

成立于2011年的和力辰光國際文化傳媒公司獨辟蹊徑地開創了“完片擔保++”模式。該公司通過搭建一個網絡服務平台,提供IP增值服務,并在此平台上增加了“完片擔保++”。和力辰光将影片投資制作到宣傳營銷,把完片擔保裡的融資、保險結合在一起,自身形成一條完整的産業鍊。目前已經完成了包括王家衛導演的《擺渡人》、徐靜蕾導演的新片《謎途殺機》等影片的完片擔保項目。

 

 
 

結語

 

 

的确如美國電影金融公司(FFI)中國區總裁葉禾卿所說,“國内電影工業化程度還未成熟,但卻是形成制作體系最好的時機。”标準化的完片擔保體系或能成為中國電影産業進一步發展的“催化劑”[17]從長遠來看,不但可以激活我國的電影生産,更可以利用國際通行的手段向海外融資。從而實現真正意義上的與國際接軌。

 

參考文獻 

 
 

 

 

[1] 知乎“如何評價動畫電影《哪吒之魔童降世》?”:https://www.zhihu.com/question/310186247/answer/767994359,最後訪問時間:2019年8月3日。

[2] John J.Lee Jr. The Producer's Business Handbook [M].Focal Press, 2000.

[3] 王伊琳,劉怡君:《博弈論視角下中國電影完片保險融資效應和可行模式研究》,載于《上海保險》,2018年4月,第23頁。

[4] “Universal, Fireman’s Fund Seek ‘Fast and Furious’ Solution”, https://www.insurancejournal.com/news/west/2013/12/17/314779.htm, last visited at 2019-08-03.

[5] 吳曉武:《為什麼完片擔保在中國舉步維艱?》,載于《長短輯》,2011年第1期,第95頁。

[6] 見注5,第94頁。

[7] 參見田秋雨:《電影産業完片擔保模式的中國式轉型之路》,載于《知識經濟》,2017年第20期;

吳曉武:《為什麼完片擔保在中國舉步維艱?》,載于《長短輯》,2011年第1期;娛樂資本論:“在國際上通行了60多年的完片擔保,為何獨獨在中國水土不服?”:https://mp.weixin.qq.com/s/vZzlt8PFhJfCnt8IBYm0Gw,最後訪問日期:2019年8月3日。

[8] 張輝鋒,宋穎穎:《期待版權擔保融資模式中投資方的風險及控制分析——以中國電影産業為例》,載于《新聞大學》,2011年第4期,第87頁。

[9] 見注5,第95頁。

[10] 王菲:《好萊塢完片擔保落戶中國 文化金融探索面臨考驗》,載于《上海金融報》,2015年1月23日。

[11] 北京電影學院國家電影智庫:“中國電影産業指數(2019版),http://www.bfa.edu.cn/2019-05/27/content_116841.htm,最後訪問日期:2019年8月3日。

[12] “中國電影産業指數(2019版)”發布

分享”,http://news.sina.com.cn/o/2019-05-24/doc-ihvhiqay1063679.shtml,最後訪問日期:2019年8月3日。

[13] 參見搜狐“知識産權局:進一步推廣知識産權質押融資保證保險等險種”,http://www.sohu.com/a/325683348_161117,最後訪問日期:2019年8月5日。

[14] 參見唐中君,崔駿夫,牛志嘉:《基于發行商的完片擔保供應鍊融資模式探究》,載于《管理現代化》,2016年第2期。

[15] 參見田秋雨:《電影産業完片擔保模式的中國式轉型之路》,載于《知識經濟》,2017年第20期;吳曼芳,李思樾:《完片擔保中國化的障礙分析與模式選擇》,載于《中國電影學院學報》,2017年第2期。

[16] “七分鐘帶你了解六種“中國特色”完片擔保”,https://mp.weixin.qq.com/s/Ll8IiezMoz5CWLrCQIVK3w,最後訪問時間:2019年8月3日。

[17] 綜藝報:“FFI完片擔保來中國”,https://mp.weixin.qq.com/s/4j51Qq-oyA-RqhaJUGvSqQ,最後訪問時間:2019年8月3日。

 

(本文為授權發布,未經許可不得轉載)







0.0446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