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点通跑狗报 
歡迎來到上海協力知識産權網!
哪吒(nézhā)的兩維知識産權觀感
2019-08-05 10:45:00
文 | 張圖報

 

《哪吒之魔童降世》(以下簡稱《哪吒》)憑借其精美的畫風和優質的内容,成為了今夏爆款國漫,目前已經刷新了國産動畫電影的票房紀錄,電影塑造的哪吒形象與傳統的哪吒大不相同,電影給人耳目一新的感覺,被網友贊稱為國産動畫的良心佳作。但《哪吒》會不會因為口碑好就能避免惡意侵權?《哪吒》是不是就能走出國門走向世界?國産動畫是真的崛起了嗎?

 

 

動畫是一個産業,作為産業是有複雜的分工的,知識産權是動畫産業的“守夜人”,筆者将借《哪吒》從知識産權角度談談看法。

 

一、《哪吒》動畫角色的兩維知識産權問題

 

“太陽底下無新事”,類似的熱門IP周邊産品侵權案例屢見不鮮,但問題大都相同:(一)動畫形象是否單獨具有著作權;(二)動畫形象的周邊産品侵權現象。

 

 

(一)動畫形象的著作權

根據《著作權法》第十五條第二款之規定“電影作品和以類似攝制電影的方法創作的作品中的劇本、音樂等可以單獨使用的作品的作者有權單獨行使其著作權。”那麼,動畫《哪吒》中的哪吒、敖丙角色形象屬于“可以單獨使用的作品”嗎?

 

◆Eg1:最高人民法院公布的2012年中國法院知識産權司法保護50件典型案例之十二:“上海世紀華創文化形象管理有限公司與湖北新一佳超市有限公司侵害著作權糾紛上訴案”(湖北省高級人民法院(2012)鄂民三終字第23号判決書)解釋了第十五條第二款對“可以單獨使用的作品”的規定:

湖北省高級人民法院認為:影視作品《迪迦奧特曼》中的“迪迦奧特曼”角色形象能否構成一個單獨的作品,是否屬于我國《著作權法》第十五條第二款規定的“可以單獨使用的”作品。“迪迦奧特曼”的作者在創作“迪迦奧特曼”這一虛拟人物形象時既借鑒了真人的體格形态,又創作出真人所不具有的特點,特别是頭部、眼部、臉部、鼻部、耳部等部位,采取虛拟誇張的創作手法,塑造出一個如機器金剛般的人物形象。雖然“迪迦奧特曼”可能是在“奧特曼”基礎上進行的再創作,但“迪迦奧特曼”與原奧特曼之間還是存在着可以被客觀識别、并非太過細微的差異,例如頭盔的形狀、人物胸前的圓形藍色圖案、全身分布的紅色藍色相間的條紋等,這些差異部分仍然符合獨創性的要求,并能被客觀感知。“迪迦奧特曼”角色形象符合我國《著作權法》意義上的“作品”。

 

影視作品創作的過程,實際上也是影視作品塑造角色的過程,一個著名的角色可以獨立于特定的作品而活在公衆的想象中。角色形象與運用該角色形象推動情節發展的影視作品屬于部分與整體的關系,二者在客觀表現形态上可産生分離。并且,在市場經濟時代,角色形象往往被商業化使用,由此産生豐厚的經濟收益。本案中的“迪迦奧特曼”角色形象因其外部特征和性格内涵,深受兒童喜愛,被控侵權商品正是利用兒童對“迪迦奧特曼”這一角色的好感,将“迪迦奧特曼”角色形象複制在其商品上,意圖引起消費者潛在的購買或消費的欲望。因此,“迪迦奧特曼”影視角色形象構成一個獨立于影視作品、“可以單獨使用的作品”。

 

◆Eg2:最高人民法院發布的2016年十大知産案件之八:“杭州大頭兒子文化發展有限公司與央視動畫有限公司著作權權侵權糾紛案”(浙江省杭州市中級人民法院(2015)浙杭知終字第358号判決書)解釋了第十五條第二款對“可以單獨使用的作品”的規定:

杭州市中級人民法院認為:從動畫片人物造型的一般創作規律來看,對于一部動畫片的制作,在分鏡頭畫面繪制之前,需要創作一個相貌、身材、服飾等人物特征相對固定的動畫角色形象,即靜态的人物造型,同時在此基礎上形成轉面圖、動态圖、表情圖等,這些人物造型設計圖所共同形成的人物整體形象,以線條、造型、色彩等形式固定了動畫角色獨特的個性化特征,并在之後的動畫片分鏡頭制作中以該特有的形象一以貫之地出現在各個場景畫面中,即使動畫角色在表情、動作、姿勢等方面會發生各種變化,但均不會脫離其角色形象中具有顯著性和可識别性的基本特征。故動畫片的人物造型本身屬于美術作品,其作者有權對自己創作的部分單獨行使其著作權。

 

◆Eg3:最高人民法院發布的2015年中國法院知識産權司法保護50件典型知識産權案例之二十五、天津市高級人民法院2015年度知識産權司法保護十大典型案例之七:“深圳市盟世奇商貿有限公司與天津市甯河縣澤安商貿有限公司著作權糾紛上訴案”(天津市高級人民法院(2015)津高民三終字第0018号判決書)解釋了第十五條第二款對“可以單獨使用的作品”的規定:

天津市高級人民法院認為:動畫片《熊出沒》屬于以類似攝制電影的方法創作的作品,依據著作權法第十五條第一款的規定,上述動畫片的著作權歸屬于制片人華強公司。但是《熊大》動漫美術作品的著作權歸屬并不當然屬于華強公司。著作權法第十五條第二款規定,電影和以類似攝制電影的方法創作的作品中的劇本、音樂等可以單獨使用的作品的作者有權單獨行使其著作權。因此,《熊大》動漫美術作品雖然系為動畫片《熊出沒》創作的角色形象,但是由于其屬于可以單獨使用的作品,在其不屬于法人作品的情況下,其著作權并不當然歸屬于華強公司。

 

筆者認為,根據《著作權法實施條例》規定,美術作品是指繪畫、書法、雕塑等以線條、色彩或者其他方式構成的有審美意義的平面或者立體的造型藝術作品。動畫中的哪吒,身穿紅色小肚兜、時尚紙袋庫,暗黑風格的煙熏妝,胖乎乎的五官比例搭配,手插紙袋褲的酷帥拽造型,怪萌形象颠覆了傳統哪吒形象,令其具有鮮明的獨創性和辨識度,很容易與其它動畫人物區别開來,哪吒這一動畫形象可以單獨構成美術作品。同時,《哪吒》裡的其它動畫人物形象,譬如敖丙、申公豹也有别于傳統形象,是電影方獨立設計制作而成,具有較高審美意義,具有獨創性,是美術作品。因此,這些動畫形象周邊商品應受到法律的保護。顯然,目前電商平台上其它未獲授權店鋪所售哪吒周邊商品,均已經侵犯了電影方的知識産權,給其造成了一定的經濟損失和品牌傷害,電影方有權依法索賠,維護自身的合法權益。

 

除此之外,需要強調的是哪吒角色的成功,也可能帶來“内部糾紛”,即《哪吒》制片方與哪吒角色設計人之間是否就權利界定事前做了充分的約定,“什麼是你的,什麼是我的”,盡可能避免發生如上文Eg2的糾紛。

 

 

(二)動畫形象的周邊産品侵權現象

 

7月28日,熱心網友發現,某電商平台上“有一堆盜版的哪吒周邊”。而在該電商平台上,筆者以“哪吒之魔童降世”為關鍵字進行搜索,就可以看到不少售賣電影周邊産品的店鋪,售賣的周邊包括T恤、手機殼、汽車裝飾擺件、鑰匙扣挂件等等。随後,據《哪吒》電影方聲稱,僅指定一家電商店鋪作為官方授權銷售商,其它電商店鋪均未授權,所售商品均為山寨貨。

 

 

“蹭熱度” “做爆款”,熱門IP周邊産品侵權為何頻頻出現?

 

馬克思在《資本論》中寫道:“一有适當的利潤,資本就會非常膽壯起來。隻要有10%的利潤,它就會到處被人使用;有20%,就會活潑起來;有50%,就會引起積極的冒險;有100%,就會使人不顧一切法律;有300%,就會使人不怕犯罪,甚至不怕絞首的危險。” (見《資本論》第一卷,第839頁,人民出版社1958年版)筆者認為馬克思在經濟上對資本的這種認識是深刻的,這也是熱門IP周邊産品侵權現象的主要原因。動畫形象周邊産品的開發,受市場的歡迎程度絲毫不亞于電影動畫本身,正是這種“逐利性”使得侵權方不惜在侵權的邊緣試探,甚至觸犯法律,而且電影動畫作品知名度越高遭受侵權的損害越大。

 

目前,《哪吒》系列表情包已經上線,作為國産動漫的粉絲,筆者呼籲大家合理使用、付費使用,我們需要培養為精神消費而付費的習慣,縱容互聯網的盜版,隻會扼殺内容生産者的創新動力,隻有尊重版權尊重創新,才會創造更多優質的内容可供消費。

 

 

二、國産動畫知識産權保護的真正困難

 

《哪吒》作為國産動畫的爆款,取得了巨大的市場成功,也體現了觀衆對民族文化的認同和自信。從電影末尾意猶未盡的彩蛋,我們可以預測,《哪吒》的制作方将在中國古典神話宇宙下一盤大棋,很有可能是“漫威模式”,即打造一系列的經典神話人物。然而國漫真的崛起了嗎?影迷不缺錢,觀衆很期待。

 

筆者認為國漫崛起,亟需在知識産權領域對一般觀衆投入足夠的關注。

 

傳統觀點認為類似周邊産品侵權現象,原因在于知識産權立法的不完善,一方面建議修訂《著作權法》,譬如加入商品化權、提高侵權賠償金額等,另一方面建議權利人通過商标法或反不正當競争法等其他途徑對自己的智力成果進行全方位的保護。也有觀點認為知識産權“侵權成本低,維權成本高。”這些觀點都有一定的合理性,作為解決方案之一,當然可以建立一個完整的法律體系,一套廉潔、高效的執法隊伍,但不與觀衆的知識産權觀念結合起來,法律實踐還是會遇到困境。

 

筆者認為,這種治标不治本的做法很可能達不到對國産動畫保護的目的。甚至,這種頂層設計會導緻“制度太超前,群衆跟不上”的局面。我們有悠久的曆史文化,這是我們發展文創産業的基礎性優勢,但同時也是知識産權發展的包袱。在我們的文化裡,一個人偷了别人的《哪吒》小說,一個人在網上傳播盜版《哪吒》電影,試問有多少人認為後者同前者是一樣的不道德?觀衆缺乏知識産權觀念,才是我們知識産權侵權真正的治理難點。不論是中國的知識産權立法,還是行政執法和司法裁判水平在國際上并不落後,但與國際的知識産權保護文化大相徑庭,這個主要矛盾問題不解決,我們的國産動畫崛起就會頻繁遭遇挫折。當下喚醒民衆對知識、對創新、對常識的尊重認可已刻不容緩。

 

(本文為授權發布,未經許可不得轉載)

0.0427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