床下是特马 
歡迎來到上海協力知識産權網!
“剪刀手”谷阿莫被訴侵權,電影解說短視頻路在何方?
2019-08-02 10:14:00
版權狂魔迪士尼爸爸維權的話題又上熱搜了。

 

8月1日,以“X分鐘帶你看完電影”爆紅的微博博主谷阿莫,因遭迪士尼等五家影視公司控告侵權,再次被送上了熱門,引起了衆多網友的讨論。據新京報報道稱:兩年前,迪士尼等5家影視公司狀告谷阿莫認為其擅自取用電影片段違反《著作權法》構成侵權,此後谷阿莫提出調解條件,法院持續安排雙方調解。7月31日,谷阿莫再度到法院出庭調解會。據悉,這五家公司中有兩家公司不願和解,表示除非提供具體賠償方案才有讨論空間。

 

随後谷阿莫發微博稱:兩年前跟五家電影公司有“五分鐘說電影其中11部影片”是否符合二次創作的争議,目前已經走到調解階段,估計還要兩三年整件事才會有點結果,希望媒體們可以公平正确的報道此事。

 

 

一、谷阿莫侵權事件始末

 

“大家好,我是谷阿莫,今天我們來講一個關于XXX的故事。”

 

這是谷阿莫慣用的電影解說開場白。自2014年以來,谷阿莫用精簡凝練,幽默搞笑的語言風格,将長達數個小時的電影濃縮成幾分鐘視頻解說,憑借其犀利的吐槽式表達風格,台灣腔的普通話,略帶鬼畜的視頻剪輯,使谷阿莫迅速的得到了大家的關注。目前,他在微博上已擁有1211萬粉絲,足以見得他的影響力之大。

 

2017年4月,谷阿莫遭到影音平台KKTV、電影公司“又水整合”、迪士尼、得利、車庫在内的五家公司被控訴侵權。五家公司認為谷阿莫在未經許可的情況下,下載了來源不明影片并重制,嚴重影響了該片票房,損害了“版權方”的利益,因而對他提出控告。台北地檢署傳喚了谷阿莫,2017年先後舉行兩次庭審。涉案的影片包括《釜山行》《瘋狂動物城》《模仿遊戲》《莫斯科陷落》《暗殺》《近距離戀愛》《腦漿炸裂少女》,韓劇《W-兩個世界》和兩部《哆啦A夢》電影等共十三部影視作品。據台灣媒體報道,2018年6月7日,台北地檢署以谷阿莫未經授權使用并重制電影片段,涉犯著作權法正式起訴谷阿莫。

 

之後,谷阿莫便在YouTube上傳了一段視頻發表自己的看法。他覺得自己是在行使著作權合理使用的原則,他認為自己的作品符合評論、研究、解說、教學或新聞報道的情況。他聲稱自己并非侵權,而是在二次創作。并提到了自己視頻内容隻是截取了原電影百分之一到百分之十的素材,符合著作權的适用規範。

 

事實上,在谷阿莫的視頻中少有指明版權所屬身份的标注。根據相關報道,台灣地檢署将谷阿莫的短片逐一與原著對比後,分析認為谷阿莫非單純“引用”已達到“改編作品”的程度。同時,谷阿莫将其上傳YouTube等網絡平台,借助點擊率創造分紅利潤,本人也借此成為網紅也有盈利之處。其間種種早已逾越合理使用範疇,故以違反《著作權法》将他起訴。

 

相關閱讀:谷阿莫因“×分鐘看完××電影”被台北地檢署起訴 

 

二、是合理使用還是構成侵權?

 

所謂二次創作,是指以受到著作權保護的暢銷書、電影、連續劇、動畫、電動遊戲中的人物和情節等作為藍本,進行文字、圖像、影像的第二次衍生創作。“二次創作”不同于“二度創作”,比如将小說改編成電視劇、電影。2005年,備受争議的視頻作品《一個饅頭引發的血案》就是以電影《無極》為藍本進行的“二次創作”。當時《無極》的導演陳凱歌聲稱要起訴《一個饅頭引發的血案》的導演胡戈,引起了很大社會關注,但是最後以胡戈的道歉作為結局,并沒有走向訴訟。二次創作作品如果具有自身的獨創性和完整性,盡管是針對同一主題進行的創作,也可以擁有獨立的著作權,受到著作權法的保護。

 

事實上,谷阿莫的電影解說短片并不是對完整電影進行的機械剪輯與銜接,在其視頻中,他通過精心截取電影部分畫面,加上自己的解說音軌,用極具個人風格的語言将原作品分享給觀衆,這其中融入了其個人智力勞動成果,該短片具有一定的獨創性,可以構成著作權法保護的作品。

 

而二次創作作品是否構成合理使用是此類二次創作侵權案件中最大的争議焦點。近年來,随着短視頻的飛速發展,國内網絡平台上發布此類濃縮電影解說的内容越來越多,但鮮有片方狀告侵權。一方面,合理使用在我國立法中并沒有可操作性的标準進行認定;另一方面,在保護著作權人的合法利益和二次創作者的創作積極性之間,難以平衡,許多二次創作的作品都以知名作品為創作基礎,若對其引用仍然進行較為嚴格的限制将不利于作品的再創作,對于相關作品的再創作便隻能僅以原作者為主,久而久之文化作品的廣泛流傳與繁榮發展将會受到一定的阻礙。

 

《著作權法》第二十二條規定:(一)為個人學習、研究或者欣賞,使用他人已經發表的作品;(二)為介紹、評論某一作品或者說明某一問題,在作品中适當引用他人已經發表的作品......

 

《信息網絡傳播權保護條例》中的第六條也明确規定了,在網絡環境下,可以“合理使用”他人作品的八種情形。

 

從使用目的上來看,谷阿莫創作的短片發布在網上,免費供大家觀看,但其視頻中穿插的廣告推廣以及後續視頻點擊量帶來的流量變現,構成商用原作品的目的。如果其隻是基于個人興趣愛好再創作他人作品,是不構成侵權的,因合理使用而免責。但是對使用目的的判斷不是認定構成合理使用的關鍵因素,多數人進行二次創作并沒有相關的營利,但是缺乏該目的并不意味着對原作品的使用必然構成合理使用用途。還需要分析其介紹原作品是否做到了轉化性使用,也就是說二次創作作品是否能夠區别于原作品,是否實質性地影響版權方作品的潛在市場。

 

我國立法中并沒有将合理使用進行具體的規定,由此導緻合理使用的認定出現很大局限性。而美國早在1976年便将合理使用制度規定在了版權法案中,美國司法實踐中便逐漸通過四要素分析判斷作品的創作是否構成合理使用的問題。四要素包括:“使用的目的和性質,受版權保護的作品性質,使用作品的數量和程度,對受版權保護的作品潛在市場的影響。”如果從這四個因素進行考慮的話,以谷阿莫為代表的電影解說短視頻将不被認定為合理使用的風險更大。在如今流量經濟時代,蹭熱門電影、影視劇話題再創作産生的流量,也是很大的一筆經濟利益,不可避免的将會對原作品的消費市場造成一定的影響。同時,二次創作者将電影大部分重要情節透露給觀衆,将會導緻部分觀衆的流失。再加上,電影解說具有一定的個人價值觀的體現,如果解說人對原作品加以扭曲宣傳,更會對版權方的利益造成損害,更讓電影背後的工作人員的辛苦付之東流。

 

結語

 

伴随着互聯網科技的發展與普及,著作權糾紛呈現出了多樣化的樣态,以谷阿莫為代表的電影解說短視頻博主,做reaction的博主,以及vlog自媒體層出不窮。據中國互聯網絡信息中心(CNNIC)發布的《中國互聯網絡發展狀況統計報告》顯示,截至2018年12月,短視頻用戶規模達6.48億,用戶使用率為78.2%。由此看來全民短視頻時代已經到來,短視頻創作者亟需注意創作作品過程中涉及的版權風險,以免日後造成不必要的損失。

 

(本文為授權發布,未經許可不得轉載)

0.0444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