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柱预测平特1肖 
歡迎來到上海協力知識産權網!
案例報告:對刻意模仿、持續商标侵權的行為,在法定賠償額度内,選擇較高層級區間确定賠償數額
2019-06-14 00:00:00

【判決要點】

知識産權損害賠償數額的确定既要以知識産權的市場價值為指引,力求準确反映被侵害知識産權的市場價值,又要充分顧及市場環境下侵權主體及侵權行為的各類對應因素,在全方位、多層次地評估分析權利信息(包括權利主體、權利客體考量因素)和侵權信息(包括侵權主體、侵權行為考量因素)的基礎上,對上述兩個方面的層級進行綜合評判、相互修正,最終通過規範行使自由裁量權,合理确定賠償額度。法定賠償數額的确定取決于對權利主體、權利客體因素及侵權主體、侵權行為因素的綜合考量。因此,可以在法定賠償額度内,選擇在較高的層級區間确定賠償數額,給權利人提供充分的司法救濟。

 

【案例來源】

杭州鐵路運輸法院(2018)浙8601民初1188号

 

【當事人】

原告:金紅葉紙業集團有限公司

被告:杭州富陽某公司

被告:陳某

 

【案情簡介】

金紅葉公司系專業生産生活用紙的知名大型企業,其生産的“清風”品牌系列生活用紙在全國生活用紙市場擁有較高的占有率及美譽度。2010年至2019年,金紅葉公司所屬的“清風”商标被認定為江蘇省著名商标。2011年至2019年,“清風”系列生活用紙獲江蘇省名牌産品證書。杭州富陽某公司作為與金紅葉公司同行業的經營者,應當知道“清風”牌生活用紙的知名度,其在生産、銷售的紙品上使用相同的“清鳳”商标及與金紅葉公司相應産品高度近似甚至相同的包裝、裝潢,已構成商标侵權及不正當競争行為,應賠償原告金紅葉公司經濟損失。且杭州富陽某公司連續從事生産銷售侵權産品的行為,情節嚴重、主觀惡性強。陳某作為杭州富陽某公司法定代表人、執行董事與總經理,兼任财務負責人、公司聯絡員,侵權主觀惡意明顯,是生産、銷售侵權産品的組織者,實際參與組織生産、對外洽談客戶、以自己賬戶接受貨款等,杭州富陽某公司自成立起開始生産銷售侵權産品,金紅葉公司主張二被告構成共同侵權,應承擔連帶賠償責任。

 

【判決觀察】

一、被訴商标侵權行為是否成立

法院認為,被告杭州富陽某公司生産、銷售的紙品分别使用各款“清鳳”标識,呈現“清鳳”二字,但“鳳”的橫劃并不閉合,屬于略加短而尖的連筆拐角寫法,與原告金紅葉公司涉案“清風”商标進行比對,二者在筆劃、字形、字體、讀音、排列方式上均相似,可見上述被訴侵權産品中“鳳”的寫法更接近于“風”,二者整體視覺效果無明顯差别,構成近似,在客觀上容易使相關公衆産生混淆與誤認,以緻誤以為被訴侵權産品是金紅葉公司商品或者與金紅葉公司具有特定的聯系,陳某在多次行政處罰的調查筆錄中對這種誤認誤購行為的存在亦予以确認。由于金紅葉公司的産品與被訴侵權産品系相同類别的産品,“清風”商标具有極高的知名度,一般消費者施以一般的注意力極易将二者混淆。

二、被訴不正當競争行為是否成立

(一)新舊《中華人民共和國反不正當競争法》适用問題

法院對于杭州富陽某公司于2012年、2015年、2017年實施的被訴侵權行為适用1993年12月1日起施行的《中華人民共和國反不當競争法》(以下簡稱1993年修訂的反不正當競争法)進行評判,對杭州富陽某公司在2018年起實施的侵權行為适用2018年1月1日起施行的《中華人民共和國反不當競争法》(以下簡稱2017年修訂的反不正當競争法)進行評判。1993年修訂的反不正當競争法第五條第二項規定,經營者不得擅自使用知名商品特有的名稱、包裝、裝潢,或者使用與知名商品近似的名稱、包裝、裝潢,造成和他人的知名商品相混淆,使購買者誤認為是該知名商品。2017年修訂的反不正當競争法第六條第一項規定,經營者不得擅自使用與他人有一定影響的商品名稱、包裝、裝潢等相同或者近似的标識。審查知名商品特有包裝、裝潢應具備兩個條件,一是涉案商品屬于知名商品,二是該商品所使用的包裝、裝潢具有識别商品來源的特有性。

(二)金紅葉公司涉案商品是否屬“知名商品”和“有一定影響的商品”

人民法院認定知名商品,應當考慮該商品的銷售時間、銷售區域、銷售額和銷售對象,進行任何宣傳的持續時間、程度和地域範圍,作為知名商品受保護的情況等因素,進行綜合判斷。原告應當對其商品的市場知名度負舉證責任。”

原告金紅葉公司自成立以來,長期從事面巾紙、餐巾紙、衛生紙等生活用紙的生産與銷售,自2009年12月起,金紅葉公司享有專用權的第1315469号“清風”商标連續三次獲評江蘇省著名商标。2016年12月,金紅葉公司的第6342127号“清風”商标獲評江蘇省著名商标,有效期3年。自2010年12月起,“清風”牌生活用紙連續三次獲評江蘇名牌産品。“清風”牌紙品在我國國内已具有較高的市場知名度,能夠為相關公衆所知悉,可以認定為“知名商品”,并具有一定影響。

(三)金紅葉公司涉案商品的包裝、裝潢是否為其特有

在商品包裝裝潢的特有性和顯著性上,原告金紅葉公司就“清風”牌“原木純品”包裝膜、金裝“原木純品”包裝袋、“綠茶茉香”抽取式面紙包裝膜及“馬蹄蓮”包裝紙向國家知識産權局申請外觀設計專利,并均取得外觀設計專利,在本案侵權行為發生時,均在有效期限内。金紅葉公司主張上述外觀專利證書可以證明相應商品包裝的專有性與特征。至于金紅葉公司主張其他涉案産品受保護的包裝、裝潢,其雖未申請外觀設計專利,但相關産品包裝、裝潢亦是由“清風”注冊商标及一系列圖案、色彩、特定字體的文字等要素排列組合而成,形成了顯著的整體形象,具有獨特性與顯著性。涉案産品包裝裝潢已經持續使用較長時間,已被相關公衆所熟悉,足以使得相關公衆将上述包裝、裝潢的整體形象與金紅葉公司“清風”生活用紙産品聯系起來,具有識别商品來源的作用。因此,涉案“清風”牌“原木純品”、金裝“原木純品”、“綠茶茉香”、“花韻”、超柔“雙色”、“藍色”面巾紙及“馬蹄蓮”卷紙商品的包裝、裝潢,均具有顯著性,是原告金紅葉公司商品特有的包裝、裝潢。

(四)被訴侵權産品與金紅葉公司涉案“清風”商品包裝、裝潢的比對情況(略)

三、被告陳某是否應構成共同侵權并承擔連帶責任

本案屬于典型的公司股東将公司作為侵權工具,既通過控制公司經營獲取不正當利益,又試圖利用公司法人人格獨立制度規避承擔侵權責任的情形,因股東對于公司法人的侵權有着特殊的原因力,有必要對其行為進行單獨評價。為加大對侵權源頭的打擊力度,實現對于知識産權的嚴格保護,亦應當對該類股東侵權主體課以連帶責任,以起到規範公司經營秩序的導向作用。

 綜上,二被告主觀上具有實施被訴侵權行為的共同故意,客觀上具有通力合作的行為協作性,結果上具有導緻損害後果發生的同一性,其各自行為已經結合構成了一個具有内在聯系的共同侵權行為,且二者的财務混同,二被告應就損害賠償承擔連帶責任。二被告抗辯稱陳某不應承擔連帶責任,依據不足,法院不予采納。

四、二被告應承擔何種民事責任

關于懲罰性賠償。本案中,杭州富陽某公司先後四次因實施侵權行為被予以行政處罰,侵權時間跨度長達七年,且侵權産品所涉種類衆多,二被告具有侵權主觀故意、情節嚴重;另一方面,懲罰性賠償系在權利人的損失、侵權人的獲利以及商标許可使用費的基礎上确定一倍以上三倍以下賠償數額,而本案中金紅葉公司未舉證證明上述計算依據,故不符合上述條件。綜上,本案無法适用懲罰性賠償标準,但在确定賠償數額時,應對二被告侵權行為的嚴重情節予以充分考慮。

關于賠償數額。鑒于金紅葉公司未舉證證明其因侵權行為産生的實際損失或被告杭州富陽某公司、陳某因侵權行為所獲得的利益,故法院綜合考慮涉案商标的知名度、“清風”産品的知名度、杭州富陽某公司的經營規模、侵權行為的性質、主觀過錯程度、金紅葉公司為制止侵權所支出的合理費用等因素确定賠償數額。(本案采用法定賠償方式)

法院認為,知識産權損害賠償數額的确定既要以知識産權的市場價值為指引,力求準确反映被侵害知識産權的市場價值,又要充分顧及市場環境下侵權主體及侵權行為的各類對應因素,在全方位、多層次地評估分析權利信息(包括權利主體、權利客體考量因素)和侵權信息(包括侵權主體、侵權行為考量因素)的基礎上,對上述兩個方面的層級進行綜合評判、相互修正,最終通過規範行使自由裁量權,合理确定賠償額度。本案中,涉案“清風”商标及“清風”生活用紙産品,在行業内具有較高知名度,有一定的市場影響力,而損害賠償數額的确定要以商标的市場價值為指引,故涉案權利主體和權利客體的考量因素屬于較高的層級。前已所述,二被告在長達七年時間裡持續侵權,并先後四次因實施侵權行為被予以行政處罰,且侵權産品所涉種類衆多,故二被告具有侵權的主觀故意,侵權情節嚴重。綜合對上述侵權主體及侵權行為考量因素的分析,法院認定涉案侵權信息亦屬于較高的層級。法定賠償數額的确定取決于對權利主體、權利客體因素及侵權主體、侵權行為因素的綜合考量。因此,可以在《中華人民共和國商标法》第六十三條所确定的法定賠償額度内,選擇在較高的層級區間确定賠償數額,以給權利人提供充分的司法救濟。據此,法院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商标法》及相關司法解釋的規定,秉持嚴格保護的司法政策,綜合考量上述因素,依法規範行使法律賦予的自由裁量權,并在确定賠償數額時體現一定的懲罰性,确定二被告共同賠償原告金紅葉公司經濟損失及制止侵權所支出的合理費用共計1000000元,全額支持金紅葉公司的賠償請求,彰顯加大知識産權保護力度,充分保障權利人合法權益的價值導向。

需要指出的是,在市場經濟環境下,一方面鼓勵自由、公平、正當的市場競争,維護正常的市場經營秩序,鼓勵同行業者之間自主創新,形成各具特色的商業标志;另一方面,商标法及反不正當競争法嚴格禁止違反公平競争和誠實信用原則,惡意仿冒他人商标和包裝、裝潢的“搭便車、傍名牌”行為。本案中,杭州富陽某公司作為與金紅葉公司的同行業競争者,其知道也應當知道金紅葉公司“清風”注冊商标及特有包裝、裝潢等商業标志具有較高的知名度和較強的顯著性,理應對其予以尊重并避讓,避免相關消費者誤認混淆。然因杭州富陽某公司非但未進行合理避讓,反而數次刻意模仿、持續侵權,彰顯其“搭便車、傍名牌”的主觀故意。如果放任該種行為存在,無異于鼓勵同行業競争者違背誠實信用原則和商業道德,罔顧他人知識産權權利,并最終将嚴重損害權利人的合法權益以及相關消費者的利益。對此,不僅需要進一步加大知識産權保護力度,給權利人予以充分保障;而且還應當對惡意侵權人進行嚴厲懲罰,讓這種刻意模仿、屢次侵權行為人付出足夠的侵權代價,剝掉其所有的非法侵權獲利。唯有此,方能震懾侵權行為人不敢也不願再次實施這種惡意且嚴重的侵權行為;同時對社會公衆亦産生威懾作用,以阻止其他人惡意實施侵害知識産權行為,盡可能地減少侵權行為發生;從而引導社會公衆提高知識産權意識,尊重他人知識産權,積極進行自主創新,最終形成合法、有序、誠信、公平的市場競争秩序。


聲明:

1、本報告基于研究價值和參考意義而選擇編輯了部分案例,但這并不代表本報告贊同法院的觀點及其判決結果;

2、本報告在對判決書或新聞資訊進行選摘編輯時,有可能存在錯訛或誤解,歡迎與我們聯系;

3、本報告将定期在《中國知識産權案例報告》中選登,請聯系上知所訂閱案例資訊。


0.0479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