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利平肖特肖坛论 
歡迎來到上海協力知識産權網!
案例報告:古籍整理作品的獨創性判斷标準
2019-05-15 00:00:00

【判決要旨】
評判古籍點校、整理的獨創性标準不能僅從作品中的基本構成元素是否處于公共領域和具有複原古籍的意圖進行抽象讨論,如果古籍點校、整理的整體成果與古籍本身之間存在顯著改變,即使作者力求忠實曆史原貌,也不能就此徑直否認作品整體成果的獨創性,而應從古籍點校、整理後的成果是否體現了作者的特有選擇與安排,達到獨創性标準等方面進行評述。獨創性程度越高,其受著作權保護的範圍就越寬,反之則保護範圍越窄,獨創性标準與保護範圍标準不應混為一談。
從古籍作品的體例編排、點校成果、成書後整體内容來看,作品經重新編排、點校,不同内容之間相互呼應,傳承有序,成為統一的整體,這要求作者具有較高的文史知識、豐富的古籍整理和考據經驗,應當認定作者付出的并非簡單的技巧性勞動,當且而是凝聚了創造性勞動的判斷和選擇。
 
【案情簡介】
《王十朋梅溪集》成書于南宋乾道七年之前,曆經宋紹熙本、明正統本、清雍正本以及四庫全書本等版本。1994年1月31日,梅溪集重刊委員會經樂清市政協批複成立,主編王曉泉,副主編王紀芳、王翔鵬。經梅溪集重刊委員會的授權,古籍出版社于1998年10月出版了《王十朋全集》。2011年8月8日,王十朋紀念館與古籍出版社簽訂《圖書約稿出版合同》,并于2012年8月24日簽訂《補充協議書》,對《王十朋全集(修訂本)》的出版情況進行了約定。王曉泉、王紀芳、王翔鵬以王十朋紀念館和古籍出版社未經著作權人許可,複制發行《王十朋全集(修訂本)》,侵害了著作權人的複制權、署名權、獲得報酬權、保護作品完整權為由訴至樂清市人民法院。
 
【判決觀察】
一審法院認為,本案系著作權侵權糾紛,雙方當事人主要的争議焦點為:1.王曉泉、王紀芳、王翔鵬是否有權以自己的名義起訴。2.《王十朋全集》是否構成彙編作品。
關于第一個争議焦點。一審法院認為,《王十朋全集》由梅溪集重刊委員會編成,王曉泉、王紀芳、王翔鵬均系梅溪集重刊委員會成員。他們以自己的名義起訴主張《王十朋全集》構成彙編作品并要求停止侵權等,不違反《著作權法實施條例》第九條規定,應予準許。
關于第二個争議焦點。一審法院認為,《王十朋全集》在内容的選擇或者編排上不具有獨創性,不構成新的彙編作品。《王十朋全集》所選擇的内容即王十朋的作品以明正統本的内容為主,新增部分為單獨成篇的佚詩佚文36篇及作為附錄的序跋、傳記等,而在編排方式以詩或文為區分,按明正統本所形成的卷為單位進行重新排列,并在文集之後增加輯佚部分,而對每一卷内所收集的詩或文,以及編排方式均未作變更。但是,《王十朋全集》由梅溪集重刊委員會編成,王曉泉、王紀芳、王翔鵬作為梅溪集重刊委員會的主編、副主編,在此過程中投入了一定的智力勞動,其勞動成果應得到尊重。王十朋紀念館對該情況系明知的,卻以修訂本的名義出版《王十朋全集(修訂本)》,并在該書中删除了表明梅溪集重刊委員會成員身份的《政協樂清市委[1994]5号文件》頁面,其行為不應得到認同。
王曉泉、王紀芳、王翔鵬不服一審判決,向溫州市中級人民法院提起上訴。
二審法院認為,本案系因王曉泉、王紀芳、王翔鵬等人訴請王十朋紀念館和古籍出版社停止侵害《王十朋全集》著作權并承擔相應法律責任産生。結合一、二審期間訴争雙方的意見,法院歸納争議焦點如下:1.《王十朋全集》是否具有著作權法意義上的獨創性,從而應受著作權法的保護;2.王曉泉、王紀芳、王翔鵬等人是否有權提起本案訴訟;3.《王十朋全集(修訂本)》是否構成對王曉泉、王紀芳、王翔鵬等人著作權的侵害;4.王十朋紀念館和古籍出版社應承擔的法律責任。
一、《王十朋全集》是否具有著作權法意義上的獨創性,從而應受著作權法的保護
涉案《王十朋全集》系由梅溪集重刊委員會以明正統本為底本,清雍正本和四庫全書本為參校本的基礎上進行整理、點校,并增加内容而成書,故《王十朋全集》是否具有獨創性是《王十朋全集》構成作品的核心要素。二審法院認為,著作權法意義上的獨創性是指作品系作者獨立完成,且表達形式體現了作者特有的選擇和安排。《王十朋全集》中王十朋所著作品均已進入公有文化遺産的範圍,可以被公衆自由使用,故僅對王十朋作品的整理、點校并不必然達到最低程度創造性水平而受著作權法的保護,但需要強調的是,評判古籍點校、整理的獨創性标準不能僅從作品中的基本構成元素是否處于公共領域和具有複原古籍的意圖進行抽象讨論,如果古籍點校、整理的整體成果與古籍本身之間存在顯著改變,即使作者力求忠實曆史原貌,也不能就此徑直否認作品整體成果的獨創性,而應從古籍點校、整理後的成果是否體現了作者的特有選擇與安排,達到獨創性标準等方面進行評述。獨創性程度越高,其受著作權保護的範圍就越寬,反之則保護範圍越窄,獨創性标準與保護範圍标準不應混為一談。基于上述認識,二審法院認為《王十朋全集》整體上已具備獨創性,應受著作權法的保護,理由如下:
從體例編排上看,重刊委員會在承襲明正統本大部分原有目錄編排順序的基礎上,按照全集前部增加了王十朋畫像等多幅圖片、攝影作品、前言、重刊說明,後部增加了輯佚部分、宋史王十朋列傳、舊集序跋四庫提要(原有5篇加新增8篇)、附錄三年譜、附錄四有關古蹟記載及轶事傳聞(古蹟記載30篇、轶事傳聞11篇)、附錄五其他(11篇)、附錄六王十朋生平紀略、後記和鳴謝詞,原附錄即宋龍圖閣學士王公墓誌銘編調整為附錄二的順序對全書進行了體例編排,上述的體例編排并非簡單的按照作品時間和古籍原排版順序進行編排,而是凝聚了作者對《王十朋全集》内容的整體判斷和選擇,使得原有章節和新增章節編排形成有機整體,與明正統本與清雍正本的編排體例相比有了顯著變化,形成了獨特的表達方式。
從點校成果來看,《王十朋全集》的點校與作者對王十朋的長期研究密切相關,需要點校人在選擇善本以及佚詩佚文的輯集的基礎上,運用專業知識,依據文字規則、标點規範、對照其他版本或史料對古籍進行添加注釋、不同版本異同的酌校、改正錯字、填補遺字并拟定校勘記,點校成果會因受到點校人知識水平、文學功底、價值觀及客觀條件等多方面的因素影響而有所不同,體現了點校人獨創性思維表達,與在極為有限表達方式下複原古籍原意的古籍點校行為存在本質區别。
從《王十朋全集》成書後的整體内容來看,此次《王十朋全集》的重刊不是對原有古籍的簡單複制。事實上,王十朋的作品成集凝結了不同曆史時期幾代人的努力,曆經數百年的不同版本,甚至最早的宋本《王十朋梅溪集》早已無存。《王十朋全集》的重刊既包含了重刊說明、王十朋生平紀略、後記和鳴謝詞等原創性内容,也包含了“舊版王十朋集之外的佚詩、佚文的輯集”、附錄“曆代史乘,名家對王十朋所作評述及贊美詩文,與王十朋有關的人物傳記、王十朋家鄉的有關古迹記載和轶事傳聞等”。全書經過重刊委員會的編排、點校,使得不同内容之間相互呼應,傳承有序,成為統一的整體。上述工作要求作者具有較高的文史知識,了解王十朋相關作品的曆史背景和有關曆史事件的淵源,并具備豐富的古籍整理和考據經驗,應當認定《王十朋全集》作者付出的并非簡單的技巧性勞動,而是凝聚了創造性勞動的判斷和選擇。
綜上,《王十朋全集》具有獨創性,應認定為著作權法意義上的作品。
二、王曉泉、王紀芳、王翔鵬等人是否有權提起本案訴訟
《中華人民共和國著作權法》第十二條規定,改編、翻譯、注釋、整理已有作品而産生的作品,其著作權由改編、翻譯、注釋、整理人享有,但行使著作權時不得侵犯原作品的著作權。《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著作權民事糾紛案件适用法律若幹問題的解釋》第七條第二款規定,在作品或者制品上署名的自然人、法人或者其他組織視為著作權、與著作權有關權益的權利人,但有相反證明的除外。涉案《王十朋全集》版權頁載明該書系古籍出版社出版,梅溪重刊委員會編。梅溪重刊委員會雖經樂清市政協批複成立,但《王十朋全集》的重刊、經費籌集、出版等工作均為梅溪重刊委員會自行組織進行,沒有證據顯示樂清市政協存在組織主持,體現法人創作意志的行為,同時梅溪重刊委員會也未經社團登記,并非獨立承擔民事責任的主體,故應認定為臨時創作組織。王曉泉、王紀芳、王翔鵬作為梅溪重刊委員會的主編與副主編,在沒有相反證據的情況下,應認定為創作組成員,與其他成員共同享有,通過協商一緻行使著作權。王曉泉、王紀芳、王翔鵬僅主張王十朋紀念館和古籍出版社停止侵害、消除影響并承擔合理開支,未超出《中華人民共和國著作權法實施條例》第九條規定的"除轉讓以外其他權利"的範圍,也未損害其他合作作者的合法權益,二審法院對王曉泉、王紀芳、王翔鵬有權以自己名義提起訴訟予以确認。
三、王十朋紀念館和古籍出版社複制、發行《王十朋全集(修訂本)》的行為是否侵害了王曉泉、王紀芳、王翔鵬等人就《王十朋全集》享有的著作權
一審法院以《王十朋全集》不構成彙編作品為由,駁回王曉泉、王紀芳、王翔鵬相關訴請。二審法院認為,本案系侵害作品署名權、保護作品完整權、作品複制權、作品發行權糾紛,應以認定《王十朋全集》是否屬于作品作為案件審理的基礎。确定作品類型雖然有助于确定案件審理方向和比對重點,但并非王曉泉、王紀芳、王翔鵬主張權利的前提條件,與确定著作權人請求權類型屬于兩個不同的法律概念。一審法院以确定作品類型作為審理的前提和權利基礎,在原告按照法院釋明确定作品類型後駁回王曉泉、王紀芳、王翔鵬訴請明顯不當,應予糾正。
本案中,《王十朋全集》既包含了對原有作品、佚詩佚文的選擇、增減和編排,也包含了在考據和校勘基礎上進行的酌校異同、添加注釋和标點分隔,還包含重刊說明等原創作品,故從整體上看,将《王十朋全集》簡單歸類于彙編作品或演繹作品并不恰當,但不可否認《王十朋全集》屬于具有獨創性、能以文字形式表現的作品。王曉泉、王紀芳、王翔鵬作為《王十朋全集》的著作權人,其署名權、複制權、發行權及保護作品完整權應受法律保護。上述侵權行為處于持續狀态,王十朋紀念館和古籍出版社關于本案已超出訴訟時效的辯稱不能成立。
綜上,王曉泉、王紀芳、王翔鵬的上訴理由部分成立,二審法院予以支持。一審法院認定事實基本正确,但适用法律有誤,應予糾正。二審法院判決:撤銷一審判決;王十朋紀念館和古籍出版社立即停止出版、銷售(包括贈送)《王十朋全集(修訂本)》的行為,并連帶賠償王曉泉、王紀芳、王翔鵬維權合理開支2萬元,在《樂清日報》刊登聲明,賠禮道歉、消除影響;駁回王曉泉、王紀芳、王翔鵬的其他訴訟請求。


 

聲明:

1、本報告基于研究價值和參考意義而選擇編輯了部分案例,但這并不代表本報告贊同法院的觀點及其判決結果;

2、本報告在對判決書或新聞資訊進行選摘編輯時,有可能存在錯訛或誤解,歡迎與我們聯系;

3、本報告将定期在《中國知識産權案例報告》中選登,請聯系上知所訂閱案例資訊。


0.0481s